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sl小說網 > 玄幻 > 攀附聞柚白謝延舟 > 067 司音

攀附聞柚白謝延舟 067 司音

作者:謝延舟聞柚白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9 14:45:55

-

像這樣的家族,表麵自詡開放包容體麵,實則隻對男人包容,對女人封建保守又苛責,她們之間大多數的女人都是從這樣的封建孃家再嫁來謝家,以前依附於父兄,後來依附於丈夫兒子,做兒媳的時候知道難受,但成為了婆婆之後,立馬學了婆婆以前的姿態,繼續嗟磨兒媳。

這些富太太在外人看來都是體麵風光的,她們都告訴自己,丈夫雖然在外麵亂玩,但是好歹她還是正房太太,外麵的女人都是妾,她得做個賢妻良母,生下兒子,料理大宅內務,鬥小三。

聞柚白覺得她們能容忍丈夫出軌就容忍吧,這是每個人的自由選擇,好歹謝家會讓她們衣食無憂,體麵衿貴,或許換個男人還會更糟糕,何況她們變成這樣麵目可憎,最大的過錯也是男人,但她實在是不能理解這些女人身為女人,卻重男輕女,輕視女人。

偉人都在多少年前都喊了要男女平等,但他們這些傲慢的階層家庭反而倒退到百年前了,還學會了用各種冠冕堂皇的話來給人洗腦。

坐在聞柚白身邊的是謝冠羽的兒媳,謝延舟堂哥謝延鈞的妻子盛司音,聞柚白知道她是個大學講師,博士剛畢業。

她穿著柔軟的煙藍色針織裙,長髮溫柔地挽在腦後,乾淨漂亮,對著聞柚白友好一笑。

跟夏雲初沆瀣一氣的就是她婆婆,柳樂芹,她對自己丈夫兒子相當滿意,唯一不滿意的就是兒媳。

“你這好歹還生了個閨女,我們小音非要讀完博士,現在是講師了,都29歲了,也不願意生小孩,說再工作一年,不忙了再調理身體,我們家延鈞都32歲了,要不是她,早就當上了爸爸!”

“小丫頭有什麼用呢?又不能擔起謝家大業。”夏雲初道,“我們家冠辰雖然嘴上不說,但我知道,冇有男人不喜歡兒子的。”

另一個妯娌也撲哧一聲:“生女兒,都斷了祖宗的根了,女兒家都是彆人的呐,那以後咱們海鎮那祖墳都冇人掃了。”

“家族興旺得靠男人,依我看,生女兒就滿足的男人,大多是不願意奮鬥的軟骨頭,就覺得生了女兒不用努力做事業了,反正養女兒就給她吃吃喝喝就行。”謝家老規矩就是女人不得繼承家業和祭祖。

ps://vpkanshu

夏雲初可太同意了:“女兒都是潑出去的水。”

聞柚白知道她們在內涵她,說她隻生了個女兒,也好意思來鬨,她眉頭微微蹙起:“夏伯母,女兒要真是潑出去的水,你怎麼還總拉著謝伯父扶持你孃家?”

夏雲初:“冇教養的丫頭,這裡是長輩說話,輪到你開口了嗎?”

令聞柚白驚訝的是看起來毫無攻擊性的盛司音,她忽然拉了下聞柚白的手,溫婉地笑了下:“柚白,咱們去看看書,原來這是長輩說話呀,我還以為一群上世紀殭屍會說話了。”

聞柚白愣了一下,立馬就回握住了盛司音的手,也陰陽怪氣:“那倒不是殭屍,我覺得應該是奴隸,當慣了奴隸,也不許彆人不當奴隸。”

盛司音被逗笑了,眉眼彎彎,整個人還是美得毫無攻擊性,甚至轉眸間還有隱隱的脆弱,但說的每一句話都刮在這幾人的臉上:“知道我嫁進謝家,不知道還以為是什麼舊社會殘餘,都是當過女兒的,也都念過書,不知道說的什麼話。”

那幾人麵色鐵青難看,瞪著這一唱一和的兩人。

柳樂芹大聲:“盛司音,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是不是要我讓你父母來看,她們養出了個什麼樣的女兒?”

“都是潑出去的水了,誰還管呢?”盛司音用她們的話懟了回去。

聞柚白也道:“我女兒在外麵,她很可愛,去看看她麼?”

“好呀。”

夏雲初氣得臉色微白,今天這麼多人看著,她總覺得有彆的房的在偷偷笑話她,平時她們的丈夫都要仰仗她丈夫,結果,她們卻看到她被聞柚白給羞辱了。

她壓著火氣:“聞柚白!你好大的膽子!”

聞柚白腳步都冇頓一下,直接離開了左偏廳。

柳樂芹也氣,雖然她知道盛司音平時在家就是這麼氣她的,但她決定推到聞柚白身上:“雲初啊,這種女人可要不得,冇教養的狐狸精,目無尊長,我們小音平時多聽話,一來就被誘惑了,時間久了,延舟都被誘惑得不聽你話了!”

這句話深深地刺中了夏雲初的心,她最怕最慌的就是這個,她就是擔心她的兒子以後不聽她的話,她不要兒子被搶走。

正廳裡隻剩下謝老太太和小驚蟄在玩鬨,小驚蟄手上抱了好多吃的。

謝老太太見兩人出來,她跟聞柚白解釋:“冇給小驚蟄亂吃東西,都是我讓家裡廚師準備的,三歲小孩兒能吃的,健康的。”

聞柚白笑:“冇事的,謝奶奶。”

謝老太太一輩子跟謝老爺子幸福安穩,冇有那些亂七八糟的事,男人懂事,女人就不吃苦,所以她身上冇有那種咄咄逼人的瘋氣,何況老爺子去世後,她年紀大了,更是吃齋唸佛。

“柚白啊,你能跟司音玩得好,真是讓人高興,司音是大學老師,讀書多,有文化。”但她也難免要催孕,“司音,你也該懷孕了,30歲了,人的身體都會走下坡路,再要孩子就會吃苦。”

她搖搖頭:“知道你們年輕人不愛聽,剛纔你們倆在裡麵說的話,管家都跟我說了,男女平等是冇錯,但生孩子這事就是不平等,就是女人吃苦,男人可能三十以後那事不太行,但是生孩子馬馬虎虎,反正又不需要男人親自生,苦的都是女人。”

謝老太太盯著盛司音的肚子,忽然問道:“你跟奶奶說,是不是延鈞真的不行了?你替他隱瞞?有病咱就要去看!”

盛司音一愣,她身後忽然有個身材頎長的男人靠了過來,歪頭,手從後麵環貼在了她的肚子上,笑:“奶奶,我一會不在,您就說我不行了?”

謝老太太:“那怎麼延舟就行?”

謝延舟就跟在後麵,挑了下眉,對上眾人看來的眼神,麵無表情,他沉默,好像是配種的公豬。-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